沈记祛斑配方 儿童化妆品乱象:为降低成本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

儿童化妆品乱象:为降低成本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

来源免费起名:法治日报

儿童化妆品乱象:为降低成本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中药祛斑

原标题:多数商家缺乏经营资质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

儿童化妆品乱象调查

● 一些明面上打着儿童化妆品旗号的商家,为了降低生产成本,甚至在产品内掺杂违禁原料成分

● 对身体尚在发育阶段的儿童来说,这些不合格的化妆品潜藏着过敏、皮炎以及长期使用带来的性早熟等危害

受“颜值经济”的影响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个人外表形象的塑造,美妆行业发展迅猛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不仅大人,如今很多儿童在接触化妆信息时都会跟随模仿学习,化妆品用户逐渐低龄化。很多儿童拥有自己的“美妆箱”,口红、眼影、腮红、指甲油一应俱全。有些儿童甚至直接开起了直播,一边直播化妆,一边隔着屏幕和网友互动。

据跨境电商考拉海购发布的数据,2020年国内儿童彩妆消费同比2019年增长了300%,“85后”妈妈最爱给孩子买儿童彩妆。河北、山东、四川3个地区的销量已经超越北上广,成了儿童彩妆的前沿消费地区。

然而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儿童彩妆市场繁荣的背后,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。在电商平台上,儿童化妆品套盒销量靠前的商铺有不少显示为玩具旗舰店。很多所谓的“儿童彩妆”并未进行化妆品备案,声称是装扮玩具,但原料成分和使用配方与成人化妆品几乎毫无差别。对身体尚在发育阶段的儿童来说,这些不合格的化妆品潜藏着过敏、皮炎以及长期使用带来的性早熟等危害。

儿童彩妆野蛮生长

种类繁多销售火爆

“妈妈,我想涂口红。”

“妈妈,能不能给我画个眼影。”

为了迎接“六一”国际儿童节,北京市民李女士的女儿一边忙着排练汇演节目,一边催着妈妈给自己化妆。

“我们小时候在演出时都是把眉毛描黑,脸上涂红,眉心再加一个小红点。但是现在的小孩不行了,各种化妆品都要用到,网上还有专门的舞台妆教程。”李女士对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说。

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“儿童美妆”“彩妆教学”等关键词,可以看到大量的相关内容,由此还诞生了一批未成年人美妆博主,其粉丝也大多是未成年人。这些博主有专业的设备和娴熟的手法,有时候甚至会让观看视频的成年人自愧不如。

在B站上,也有不少儿童彩妆视频,播放量尤为可观。各种儿童舞台妆、主持人妆、拉丁舞妆等大多选择孩子作为模特,一众UP主以各种仿妆和“学生日常妆容”为主要内容,发布的视频平均播放量达10万以上,个别视频突破百万。

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关于“儿童彩妆”的产品,能看到各种包装亮丽、种类繁多且价格便宜的儿童彩妆,唇彩、唇膏、腮红、指甲油、眼影、闪粉、修容膏、粉饼、粉扑、化妆刷等一应俱全,销量十分可观,不少产品月销量达1000以上。这类产品的销售商家一般有两类,一类是母婴旗舰店,另一类是玩具旗舰店。

有科学研究表明,孩子在3岁左右就开始具备审美意识,他们会对色彩丰富的东西具有极大的兴趣和探索欲望。商家利用孩子的这一心理,在儿童彩妆产品的包装上使用绚丽的颜色,用高饱和度的玫红、天蓝、深紫等色彩吸引他们的目光。

与此同时,家长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。“我们小时候如果偷偷用了妈妈的口红或者眉笔,被发现后一定会挨骂的,但是现在的孩子化妆已经很普遍了。平时参加演出时,几乎都要化妆。小孩子的自尊心很强,你不能让她觉得别的同学都能化妆,而她却不能。”李女士说。

部分产品缺乏资质

安全隐患不容忽视

排练期间,皮肤过敏现象时有发生。北京某学校一负责排练的舞蹈老师告诉《法治日报》记者:“教室里随时准备着卸妆水和清水,孩子起反应一般比较快,就害怕那些内向的孩子,有刺痛也不说,表演结束后脸都肿了。”

该舞蹈老师说,有时孩子表演完也不愿意卸妆,家长也觉得好不容易化上去,留着好看。老师一般会劝家长给孩子洗掉,孩子运动量大容易出汗,残留的化妆品对皮肤很不好。

对于儿童彩妆的安全问题,家长们存在不同的态度。一些家长表示,成人化妆品不适合孩子的皮肤,自己是从正规途径购买的儿童彩妆,孩子也并不是经常使用,应该问题不大;也有对儿童彩妆持怀疑态度的,干脆选择给孩子用成人化妆品。

《法治日报》记者搜索多家电商平台后发现,多数儿童彩妆产品都会宣传“健康”“无毒”“水溶配方”“天然成分”“温和不刺激”等,有些还会注明食品级环保儿童彩妆。当记者询问店家,成分是否安全时,对方信誓旦旦地说:“小孩用的肯定安全。”

但是在评论区,“质量差,孩子用完过敏”“色素易沉积”“味道太冲了,不知道是什么做的”等差评却屡屡出现。一位家长表示,在使用了某款儿童化妆品后,孩子的面部红肿过敏,连邻居家一起玩的孩子也“中招”了。还有家长反映,孩子皮肤出现溃烂,送医后被明确告知是产品问题。

据业内人士介绍,事实上,不少化妆品刺激性较强,含有增白、激素等成分或有毒物质,而儿童的皮肤对细菌的抵抗力较弱,使用后容易影响皮肤的正常代谢,导致皮炎等疾病。如有些成人使用香粉的铅含量,祛斑霜的汞含量,染发剂的对苯二胺含量都较高;而一些不符合卫生标准的产品给一些对细菌抵抗力较弱的儿童搽用,很容易影响皮肤的正常代谢,轻者可造成皮肤过敏,重者则会引起皮肤瘙痒溃烂。

儿童免疫力相对较低,皮肤也更敏感,在化妆品检测中需要更严格的标准。

然而,据《法治日报》记者了解,在网络上大肆售卖的所谓儿童化妆品的商家,实际注册商标却多为游戏器具和玩具类,并没有化妆品经营资质。一些售卖儿童化妆品的店铺并没有提供任何质检证明,即使有些店铺提供了相关检测证书,但仔细辨认其所晒出的检测报告,会发现部分商家送检的样品名称也只是“装扮玩具”等,并非化妆品,检测依据的标准也为国家玩具标准。

另外,即使少量商品在送检备案时显示为化妆品的,也并未出现“儿童”等字眼。一些明面上打着儿童化妆品旗号的商家,为了降低生产成本,在产品中掺杂违禁原料成分。儿童皮肤脆弱易感染,免疫力低下,若按成人标准使用一些成分,将会给儿童健康带来风险,更不用说那些假冒伪劣化妆品、三无化妆品、无批准文号化妆品给儿童带来的伤害。

多地开展专项整治

法规体系日渐完善

频发的质量问题为儿童彩妆市场敲响了警钟,如何保障儿童化妆品的安全性成为公众讨论焦点。儿童的皮肤脆弱敏感,所以对儿童化妆品各方面的要求应该更加严格,但国内的法规体系在此方面还不完善。

2013年,我国适用于儿童化妆品管理的法规《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》开始实施,其在配方设计、原料选择、菌落总数等方面都有严格要求。但是,并没有专门针对儿童化妆品成分的强制性标准,只有相关卫生标准。

《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》提到,“儿童化妆品应最大限度地减少配方原料的种类,尽量少用或不用香精、着色剂、防腐剂及表面活性剂等”。但是,“尽量少用”一词,表述极为模糊,缺乏强制的限量要求,在实际执行中极有可能被厂家进一步打折扣。此外,如果被定性为玩具,与儿童化妆品相关的玩具标准政策和法规也暂未明确。

随着儿童彩妆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相关部门对于儿童化妆品的监管也在逐步完善。

今年1月以来,北京、江苏、安徽、四川、山东、山西、辽宁等多个省份的市场监管局或药监部门,纷纷宣布开展针对婴幼儿和儿童化妆品市场的专项检查行动,专项检查覆盖备案、生产、经营等环节。一方面将从生产环节对注册备案的产品和企业进行原料来源、产品标签等方面的全方位检查;另一方面,将从经营环节对商超、母婴用品专卖店、婴幼儿洗浴中心、化妆品集中交易市场等经营单位进行监督检查。

除了对儿童彩妆市场进行整顿,相关法规体系的空白也在逐渐完善。

2020年9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《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(征求意见稿)》,明确婴幼儿和儿童用护肤类化妆品生产车间清洁区的设计、建造、运行等需参照《医药工业洁净厂房设计标准》执行。

2020年11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《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(征求意见稿)》指出,宣称为婴幼儿、儿童使用的产品,应当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。

今年4月,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《化妆品评估技术导则》中特别提出了关于儿童化妆品的要求。在危害识别、暴露量计算等方面应结合儿童的生理特点,进行儿童化妆品评估。(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王奇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沈记祛斑配方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xwsj.com/pian/6674.html
上一篇
儿童化妆品乱象:为降低成本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

已经没有了

下一篇
儿童化妆品乱象:为降低成本部分产品掺杂违禁原料

已经没有了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